战疫女子十二图鉴 致敬最美的“她”
来源:战疫女子十二图鉴 致敬最美的“她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7 10:27:55


问:您二位感染后出现了哪些症状?

问:和您之前在塔夫茨大学的经验相比,有哪些异同?

中国人现在既要打开武汉城,又没有彻底放心,之前湖北省“解封”又确实出了个别新的病例,我们就是这样有些“矛盾着”在往前走。舆论中实际上也有两种声音,分别反映担心和对全面恢复经济的期待。武汉人有的欣喜于“终于熬到头了”,也有些人抱怨“解封”不彻底,武汉的管控并未完全放开。

什么叫把它们有效统筹起来了呢?最基本的标准是:中国的复工率达到世界上主要经济体的最高水平;中国不再发生疫情的较大规模暴发,零星的感染链出现在所难免,但每一个感染链都能够被及时掐灭,全国防控形势总体保持稳定。

我每天一定要做的事是看电子邮件、开电话和视频会议,以及和教务长、副校长会面。这期间我曾和州长,以及剑桥、波士顿及华盛顿的官员通过电话。

以下为节选的对话实录:

还有一个场景挺奇特的。在家躺着养病时我俩看电视,没记错的话是CNN。正在养病时看到电视台放我们生病的新闻,这体验难以想象。我们得病的消息成了全国性新闻后,就收到世界各地家人和朋友的来信。

未来的战斗会相当复杂,我们要同时追求几个目标,它们至少看上去有时候会是矛盾的。中国要想把好不容易获得的战略主动性保持下去,我们就必须有能力把复工复产复消费与继续抗疫结合、统一起来。做不到这一点,真正的胜利就不会在前面等着我们。

之前我们以为年轻人被感染的几率比老年人或有并发症的人更低,但最近的数据表明,至少在美国,与其他一些国家相比,年轻人发展为重症的概率更高。

问:经济不稳的情况下,如何规划对学校的捐赠和未来支出?